七乐彩走势图彩吧助手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本地要聞 > 正文

追尋紅色印記│新廠戰役

新廠,位于靖州東南部,南靠通道,西臨貴州。85 年前,紅六軍團長征途中在這里打了一場漂亮的殲滅戰,史稱“新廠戰役”。

8月6日,記者來到靖州新廠鎮斗篷坡山頂上,只見藍天白云、蒼松翠柏,一座高高的紀念碑巍然矗立“,紅軍烈士永垂不朽”八個血紅的大字,令人肅然起敬。紀念碑的后側“,新廠戰役”中犧牲的紅軍烈士就靜臥在這里。

“這里原來是我們羅家的宗祠,當年紅軍首長就是在這里指揮‘新廠戰役’的。”在紀念碑不遠處,有一座“新廠戰役”紅軍指揮所依舊保存完好,71歲的羅德勝老人一直守護在這里,他說,“當時,當兵的就住在家祠里,蕭克、王震他們幾個領導就住在我們家里,我奶奶負責給他們煮飯吃。”

“父親告訴我們,當時的戰斗打得很激烈,他們遠遠地聽到槍聲,就像我們倒核桃在籮筐里一樣‘噠噠噠’響個不停。”羅德勝說。

1934 年 9 月 18 日清晨,為打破敵人的“會剿”企圖,紅六軍團迅速撤離通道,向靖縣(今靖州)新廠地區疾進。9月18日晚,進抵新廠后,偵知敵偽何平部已尾追而來。紅六軍團綜合分析戰場情況后,判斷這支敵人遠離主力,孤軍深入,于是決定組織戰斗,“吃掉”尾追之敵。

19 日拂曉,天下起雨來。在新廠鎮金星村寨路屯的羅氏宗祠內,蕭克師長向紅六軍團全體指戰員進行了戰斗動員。

按照頭一天的部署,紅軍戰士分布在各個戰略點:一個連的兵力在距離新廠十五里左右敵人必經的謝家鋪擔任前哨;十八師五十二團控制巖崖山主峰及金星吊葫蘆兩個制高點,負責正面阻擊,并掩護主力從兩翼迂回側擊敵人;大部分兵力分布于兩個制高點附近的善里、皇甫、團頭、江邊、四鄉所一線;另有一部分兵力在靖縣縣城至新廠之間的西里驛、巖山腳,通道與新廠之間的楊家沖以及哨團對面的江獺坳設防警線,以阻止可能由靖州和通道兩個方向來的增援之敵。

“口袋”之勢形成,只待敵人投網。

上午11時許,紅軍前哨部隊在謝家鋪與從通道趕來的敵偽補充總隊第四團激烈交火,戰斗打響。按照原定部署,紅軍前哨部隊且戰且退,誘敵深入。敵軍誤以為是少量紅軍后衛部隊戰敗而逃,便放膽緊追,并企圖搶占巖崖山山頭全殲我軍,殊不知已深入紅軍“口袋”中心。一時間,隱蔽在山上的紅軍戰士,劈頭蓋臉給了他們好一陣密集的槍林彈雨。敵軍進退無路,只得依仗精良的裝備壯膽猛攻。紅軍火力全開,三次擊退敵軍猛烈攻勢。

此時,恰逢天降暴雨,敵軍乘勢想借雨霧迷蒙之機,繞道我軍五十二團左側,妄想突襲巖崖山主峰。軍團首長乘敵人運動之機,立即組織全面反擊。令待命的十七師迅速沿巖崖山北麓向東迂回,斷敵后路,并從外翼進攻;命十八師居高臨下,從正面阻擊攔截,使敵人完全置于我軍包圍之中。

那一天,英勇的紅軍戰士們眾志成城,一鼓作氣,從四面八方沖入敵陣,與敵人貼身肉搏。巖崖山崗上,號角震天,殺聲撼地。在紅軍銳不可當的凌厲攻勢下,下午四時左右,被圍敵人被殲殆盡,大部分逃敵也被紅軍生擒。

紅軍的勇猛善戰讓趕來增援的敵偽補充總隊第三團聞風喪膽,竟龜縮在距戰場十余里的何家坪一帶,隔岸觀火,不敢貿然參戰。紅軍乘勝追擊,對外圍敵軍發起了攻擊,將其打得落荒而逃。

戰斗勝利結束,山崗上紅旗飄揚,群情激昂。紅軍以極小的代價,贏得了斃敵200余人、俘敵300余人、繳獲槍支300余支的重大勝利,有力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紅六軍團得以從容進入貴州,抵達清水江流域。

“新廠戰役”雖歷時僅一天,但戰略意義十分深遠,是紅六軍團西征以來進行的重大戰斗之一。(本報記者 楊智偉 通訊員 劉杰華 蔡倩)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余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新廠戰役
0